新华社首尔3月5日电(记者陆睿耿学鹏)韩国总统府5日说,韩国总统文在寅4日收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亲笔信。金正恩在信中向正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韩国国民表示慰问。

总统府国民沟通首席秘书尹道汉在当天下午举行的记者会上说,金正恩在信中表示,相信韩国一定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战斗中取得胜利,并祝愿韩国国民身体健康。

28日,日本医师会会长横仓义武表示,如果没有开发出针对新冠病毒的有效疫苗,东京奥运会很难在2021年举行。他对记者说:“除非开发出有效的疫苗,否则我认为明年(2021年)将很难举办奥运会。疫情不仅限于日本……这是世界性的问题。”

改变3:需要被持续重仓的未来

而这种改变势必对供应链产生冲击。

我们以多元化和年轻化为例。

事实上,总裁进入直播间的不止美的,就京东618期间,众多企业总裁就开始在直播间“吆喝”。而直播能让这些企业家投入这些人力、物力和精力的原因,不单单是销售额。

神户大学教授岩田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老实说,我认为明年不太可能举办奥运会。”

从品牌推广、产品种草,到年轻人渗透,再到购买下单,直播这一形式正在重构传统的营销路径,吴海泉告诉我们,“直播这种形式,应该是会持续下去,而且能解决我们在某一些方面,某些核心领域的营销效率问题。”

而美的今年618亮眼的成绩中,集种草、引流、链接粉丝、带货等作用一体的直播,成为重要的方式。美的数据显示,今年多平台矩阵开播,全网触达3.5亿粉丝,全网直播累计总销售额超6.5亿元,累计直播4224场。

改变2:即将重构的人货场

但,如果没有产品的支撑,面对突如其来的风口,这些将是空谈。

美的克服的办法是一直在内部使用的T+3生产模式。

本就命途多舛的东京奥运会在经历了推迟之后,追加投入问题还没有解决就再遇难题,史上最“南”奥运会的名头,以如今东京奥运会的遭遇恐怕也是能争上一争。

年轻化、全覆盖、高渗透是美的直播的打法布局。

“我播了好多场,也有整场带货的,带了两个小时,每一种其实我都去体验,每种角色,包括跟明星、带货主播的合作,全程两个小时讲解,都做了体验和实践。” 已有丰富直播体验的吴海泉告诉我们。

由原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商,产品制造商、分销商和零售商到最终户的价值链组成的供应链,是一条漫长的业务流程。大到电商平台,小到店家,都越来越意识到优化供应链的重要性,只有不断完善供应链,在产品生产和消费者购物之间建立起顺畅的通道,才能在商业竞争中站稳脚跟。

其实,并不是森喜朗“嘴硬”,只是日本方面原本寄托了太多的期望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推迟已是无奈之举,一旦取消,定将损失惨重。但能否举办始终不是东京奥组委或是日本方面能够决定的。

第一种,是店铺直播,即在“美的官方旗舰店”等电商入口甚至是自己的自有商城开展直播活动,解决产品转化的问题,“相对于图文,直播讲解的方式可以让用户更直观地了解产品的外观功能以及使用场景。”

美的2019年年报显示,针对2019年重点工作,美的总结了9条,分别是:以用户为中心,创新产品开发与提升用户体验,构建产品领先优势;坚持研发投入,搭建全球平台,构建敏捷创新的研发体系;深化渠道变革转型,持续提升渠道效率、重塑零售服务能力;稳步推动全球业务布局,强化海外本地化运营,深化东芝项目协同整合;推动工业互联网与数字化,全面提升全价值链运营效率;面向消费分层推出多品牌组合与套系化产品,为终端零售赋能;创新机器人产品开发,加快推动中国市场机器人业务整合与拓展;以美的美居 APP 为入口,开启智慧生活新范式;深化长期激励,保障股东权益。

美的集团副总裁兼CIO、IoT事业部总裁张小懿曾在介绍美的数字化转型的战略时,着重强调了接下来的会推进的数字化2.0。

图为大杨在网络赌博平台下注清单。云南省公安厅供图

“大家都能看到,18天就卖了一百多亿,其实对备货挑战很大的。”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备货、库存、生产成为一个难点:“工厂肯定是规模化生产,平缓产能,是最经济的,效益也是最高的。因1-4月的疫情期间,整个用户需求和消费都比较低迷,五月需求有所爆发,所以对我们货物端是非常大的挑战的。”

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段淳林教授,曾重新解构了直播带货带来的“人货场”的变革:“直播+电商”这一模式使得参与到消费环节中的人、货、场被重构,颠覆了传统电商“人找货”的二维模式,却也从未脱离商业本质,而是在线上重现店铺的原始形态。只是在直播间,主播拥有了“导购+产品代言人+模特+客服”的多重身份;产品能够回归竞争本质,以品质说话;消费者的潜在需求也在合适的场景中得到无限满足。

不难发现,这几个关键词指向了同一个方向——未来。而这些调整,并不因是看到风口来了之后的临时起意。

段淳林教授也提到了这一点:从长远来看,品牌通过直播建立便捷的用户沟通渠道、忠实的用户群体,并从用户的需求出发去反哺供应链,依据用户的实际购买行为或在直播过程中的实时反馈,向供应端提出改进意见,形成人对货的影响与掌控,在基于客观的平台大数据的C2M之外,形成基于“电商直播+品牌”的C2M 模式,重构数字供应链生态。

报告显示,95后消费者增速逐年上升,男性用户增速超过200%。淘宝直播平台中,95后用户群体不断扩大。从2018年6月18日至2019年6月18日,95后人数增幅约65%;从2019年6月18日,95后人数增幅高达175%。参与天猫淘宝直播的男性消费用户增速高于女性用户增速,男性用户增速超过200%。

直播语境下,下沉不再是一个物理空间的上的概念。

疫情推动下,直播带货成为各大企业争相高调入场的阵地。

森喜朗表示之前奥运会只是在战争时期才被取消,这次的新冠病毒是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他说:“如果疫情能够得到控制,我们将在明年举办奥运会,现在全人类都在与它对抗。”

金正恩在信中说,将默默支持文在寅应对疫情危机的努力,并向他表达一如既往的友谊和信任。

“我认为直播会成为美的常态化的营销方式。我们希望将线下门店跟线上直播结合起来,实现数据打通、用户打通、服务和产品打通。”吴海泉指出,直播能带动电商的流量,并加快线下的转型,“未来经销商承担的角色,可能不再是简单的服务。”

受此影响,品牌方积极从“幕后”走向“幕前”,品牌高管们也纷纷“下海”贡献直播首秀,直播形式亦从单一的产品介绍,向泛娱乐式跨界直播演化。

“我现在知道自己被骗了,谢谢你们一直关心我提醒我,我真的没有想到,我身在日本,祖国的警察对我不离不弃,请你们放心,我不会再上当了,再次谢谢你们。”大杨告诉民警,疫情期间,她在日本一时上不了班,就下载了一款叫“陌陌”的APP,一名自称是香港人的李姓男子通过“陌陌”添加了大杨的微信好友,李姓男子自称在香港从事网络工作。

第四种,是跟快手腰部达人合作。“是为了解决区域和人群的覆盖的问题。”

随着聊天的深入,李姓男子表现出来的幽默风趣、成熟稳重深深吸引住了大杨,随后大杨与李某成为了网络男女朋友。过了一段时间后,李姓男子告诉大杨,有两款赌博APP后台有漏洞,只要投入就能赚钱。

随后民警再次通过微信苦口婆心地劝说大杨,大杨随后回了一句:“等我了解再告诉你们好吗?谢谢关心。”开展了那么久的工作终于有了一些实质性的进展,民警集思广益,每天都不断地通过微信向大杨揭露骗子的诈骗手法。终于,在5月2日10时48分,大杨主动发信息给民警了。

据不完全统计,除王石、张朝阳、丁磊等企业家外,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去哪儿网CEO陈刚、盒马鲜生CEO侯毅、京东零售CEO徐雷、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和微盟CEO孙涛勇等企业家扎堆涌入直播间,忙着带货。

但是负责监督东京奥运会筹备工作的国际奥委会成员约翰•科茨在4月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否会进一步影响奥运会,现在断言仍为时过早。科茨说,国际奥委会认为自己已经“付出了尽可能多的时间”,但是他承认情况仍然无法预测。(完)

“举办奥运会需要两个条件,一个是在日本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然后在世界各地控制住新冠肺炎的蔓延,”他说道,“我对明年夏天举办奥运会感到非常悲观,除非以完全不同的形式举办奥运会,例如没有观众或参与非常有限的情况下。”

4月24日10时51分,民警添加了大杨的微信好友,并尝试与身处国外的大杨进行沟通。民警在视频通话中表明了身份和用意,但大杨并不相信民警所说,始终不肯露脸,简单的通话后就挂断了视频。

大批品牌和企业扎堆进入直播间,背后的原因也很简单——直播带货的方式,对制造业来说,让品牌和用户更近了。

事实上,企业家扎堆进入直播间的原因很简单——下沉,持续下沉,去无限接近一线的地方,接触到更真实的消费者。

第二种,是明星专场,能有效解决用户渗透的问题,即用户通过明星这个媒介来认识美的产品。“这个和李佳琦直播方式不一样,明星专场,其实是解决用户渗透的问题。”

直接沟通无效,民警分头出击。在保持与大杨联系的同时,民警指导家属设法向大杨获取嫌疑人的通讯方式、银行账户等相关信息。4月25日,大杨向小杨提出,只要小杨再借钱给自己,自己就相信警方的话。民警告诉大杨家属,无论大杨采取什么方式借钱,家属都不能答应,如果大杨在日本确实生活困难,可适当寄点生活费给她。

图为民警通过微信联系大杨。云南省公安厅供图

确实,这类企业家进入直播间,依靠个人IP和流量的直播带货方式,也只是其中一种。

改变1:接触到更真实的消费者

19日下午,针对直播这一新晋带货方式,对美的、对制造业、对行业供应链带来了哪些影响和改变,盒饭财经(ID:daxionggfan)采访了吴海泉。

采访过程中,在回答直播、供应链、疫情等相关问题时,吴海泉的回答中总会出现年轻人、效率、数字化这几个关键词。

后疫情时代的下沉2.0,意味着可以接触更真实的消费者。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课题组发布的《下沉市场发展与电商平台价值研究》报告中,给出了一个对下沉市场的定义:在商业领域,下沉指经销网络由大城市一级二级主渠道,向基层支线扩散和推进。当今互联网时代,下沉市场不再是线下实体商业形态的概念,也不再局限于地理或行政区划的区分,而是指原有商业模式不易触达或触达成本极高,得益于技术的进步和商业模式的迭代,从实现手段上可以更容易触达的市场群体。

“T+3”模式指的是,将接收用户订单、原料备货、工厂生产、发货销售分为四个周期(T),通过全产业链优势优化制造流程,升级制造设备和工艺,产供销联动进一步压缩供货周期,将每个周期时间由7天压缩至3天甚至更短。而这一模式的指向性非常明确——解决库存积压问题。

民警通过微信不间断地给大杨发送信息,防骗贴士、耐心劝说、揭露骗局……加起来足足有数百条信息,4月28日16时07分,大杨终于回了民警一条信息:“有机会再说好吗。”大杨有了一丝犹豫,这让民警看到了一线希望:大杨的犹豫,说明她对受骗之事已有所察觉,算是有了工作的突破口,因此必须趁热打铁,继续加大劝说的力度。

产品实力的背后,是美的数字化转型的成果。

我们从美的5种直播形态矩阵能看出,对不同地域,不同年龄层、不同性别、不同消费力的用户群体都进行划分,以此达到渗透的作用。

对于横仓义武的说法,东京奥组委发言人高谷正哲在今天的线上记者会上予以驳斥:“我们已经很多次回答过这样的问题,答案是一样的:奥运会和残奥会已经确定了新的举办日期,我们的使命就是要在新的日期举办奥运会和残奥会,我们也会为完成这个使命做准备。”

不过高谷正哲也表示:“我们一直与国际奥委会、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单项体育组织以及国内的卫生机构密切合作,经常一起磋商和交换看法,我们会继续与这些机构密切合作,研究对付疫情的措施。”

无疑,直播是目前看来最好的C2M场景。

然而,就在五天前,森喜朗谈及2021年是否可以如期举办奥运会时曾坚定地表示:“绝对不可能再度延期”。

2019年起,各大企业关于供应链优化需求日益迫切。

直播对电商带来的冲击和改变,不仅仅是李佳琦、薇娅在直播间卖了多少货,更不是618各大平台的销售额。

在接受日本当地媒体采访时,森喜朗表示如果到2021年,全球仍处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状态,奥运会将不会被再度推迟,他说:“那样的话,就取消了。”

美的旗下品牌矩阵日益成熟,高端品牌COLMO、互联网品牌布谷、年轻品牌华凌等多个品牌形象深入人心。今年618,COLMO全网销售额超去年全年,华凌全网销售额突破3.6亿,布谷全网销售额突破2000万。

图为妹妹小杨向警方报案。云南省公安厅供图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电商相对于传统渠道来看,它的利润结构,费用结构,是完全不一样的。” 吴海泉以成本和利润结构的例子,向我们解释了供应链上正在发生的变革,“大家都知道李佳琦带货佣金,所以,这个产品在新品上市的时候,其实是要留够他们的空间来上他们的直播间的。”

他表示:“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整个业务模式发生深刻的变革,也就是我们的‘T+3’模式推出。以前美的生产完之后层层分销到市场上卖给消费者的用户,‘T+3’的模式是根据市场的需求,根据‘T+3’订单来拉动整个研产售整个环节的一个运作,所以说这个是最根本的数字化2.0建设的因素。”

未来,能抓住风口的人,一定是一直在等风的人。

吴海泉告诉我们,在对待直播这件事上,美的有自己的打法:“简简单单的看一场直播的销量,没什么意义,这只是一个出货数据而已。目前来看,我们会强化在数据端把整个供应链打通,数据的应用,包括流量带来的新客、老客的沉淀,应该是通盘来考虑。”

从年报中可以发现,科技创新、数据化、年轻化、多元化和对效率的执着,是美的一贯的战略。

另外,尽管国际奥委会方面与日本方面多次表示,除了为奥运会在2021年7月23日正常开幕所做的努力之外,没有准备“B计划”。

据报道,一些健康专家也对明年七月和八月举办奥运会的计划表示怀疑。上周,传染病专家岩田健太郎表示,他认为奥运会将在一年后举行,这“不太可能”。

第三种,是与李佳琦、薇娅等带货主播的合作。“是为了解决某一个新品上市,或者某一个爆品打造的问题。”

在近期发布的《天猫618淘宝直播创新报告》中呈现的更多的是直播带货的多元化趋势,直播带货方式、主播构成、品牌行业、用户人群构成。

大杨没想到,自己身在日本,也会遭遇“杀猪盘”的骗局,目前,大杨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上当受骗,切断了和“男友”的联系,也不再继续往赌博平台上投钱,开始了新的生活。事后,民警开玩笑说:“跟女朋友热恋时,也没发过这么多信息!”(完)

“比如说我们找了李现这种年轻用户比较喜欢的流量明星,在年轻人的渗透上会有一些提升。”吴海泉介绍,“6·18”期间,美的90后用户占比达到34%,ins风早餐机、扫地机、低糖电饭煲等都成为后浪选择的爆品。

吴告诉我们,此前早已率先试水直播近一年的美的,共推出了5种直播形态。这5种直播形态,都分别去解决不同的问题和痛点。

亲笔信中,金正恩还阐述了与朝鲜半岛局势相关的立场和想法。文在寅5日向金正恩回信致谢。

对李姓男子深信不疑的大杨先后投入了8万元进行赌博,结果越陷越深,不仅输光了到日本打工的所有积蓄,还输掉了从小杨那儿借来的1万元,在民警劝说期间,李姓男子依然在游说大杨四处筹钱“翻本”,通过民警10天的努力,数百条信息苦口婆心的劝说,总算让大杨没有进一步受骗。

这些直播场次中,包含了美的集团中国区域总裁吴海泉的多场直播。

接到求助信息后,民警犯了难。案件发生在国外,受害人来自安徽芜湖,按照法律规定,云南警方没有管辖权。但家属已经向警方求助,受害人是中国公民,警方决定展开“曲线”救援,一场特殊的“国际救援”行动就此展开。

决定东京奥运会最终命运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能否控制住在全球范围内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而这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国共同的努力和疫苗的研发进度。

被改变的不仅仅是营销方式和增长的数据,直播带货的商业变革的意义,也已远远超越数字流量本身。

第五种,通过内部导购人员的直播,“更好地打通线上线下产品、服务老用户群体”。

6月19日,美的集团发布618数据:6月1日0时至6月18日24时,美的系全网总销售额突破125亿元,同比增长53%。其中618当天销售额突破35亿元,同比增长48%。此外,数据显示,美的在京东、天猫、苏宁易购三大平台连续8年蝉联家电行业第一。

图为大杨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云南省公安厅供图

招商证券行业报告显示,2019年电商直播总GMV超3000亿元,未来有望冲击万亿元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