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阅读:诺兰曾为电影院发声

      电影院希望《信条》和《花木兰》能将观众唤回,同样《信条》导演诺兰也对电影院感情颇深。3月下旬新冠疫情导致全球影院陆续关闭时,克里斯托弗·诺兰曾在《华盛顿邮报》上发布了一篇情真意切的文章,阐述电影院的重要性:

那么,这是一份什么报告?

这句话怎么听,都夹杂着理想破碎的声音。

这份报告还表示,直播电商本质是品牌方对私域流量渴望的体现;根据调研测算,2019 年直播电商总 GMV 约超 3000 亿元,未来有望冲击万亿体量。实际上,根据招商证券的说法,2019 年作为电商直播的元年,直播与其他行业进行了恰到好处的结合,出现了 “直播+” 经济。

有人认为罗永浩终于活成了他自己讨厌的样子,而且他进入这一行,说明这一行已经日薄西山。

李佳琦兢兢业业地卖产品赚钱,还给他的粉丝们弄来很多其他地方难以找到的优惠和折扣,让自己,让厂商,让粉丝三方受益和共赢,买 10.3 个亿的豪宅也没毛病。

该报告认为,直播电商作为电商代运营的一种方式,平台最先受益,其次由于产业链上下有分散且充分竞争,具有供应链优势、规模人设打造的 MCN(Multi-Channel Network,网红经济运作模式)或将胜出。

雷锋网注:截图自招商证券

而通过进军直播电商,罗永浩算是回到了一个网红的老本行。

不过别人怎么想,罗永浩自己倒是已经把直播的台词都准备好了:所有男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给点面子,何况又是全网最低价,买它!

“这些是让人快乐的地方,工作人员献上一个个故事,大家和朋友家人们外出享受电影带来的夜生活。身为电影导演,没有这些工作人员和他们所服务的观众,我的工作永远是不完整的。”

对涉及保障城市运行和企业生产必需、疫情防控必需、群众生活必需及其他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审批事项,审批部门开辟应急审批“绿色通道”,不受工作时间和现行程序限制,一事一议,即来即办。涉及经营范围变更审批的,3小时内完成;涉及经营许可审批的,48小时内完成。(总台央视记者 李承泽)

加快重大项目审批。按照市政府确定的重大项目开复工建设时间节点要求,市、区两级政务服务中心指派专人作为“项目专员”,组织开展政策辅导、上门服务、全程代办;相关审批部门按照“特事特办、急事急办”原则,依托工程建设项目审批专区和线上联合审批平台,简化流程、并联实施、缩短时限。“项目专员”负责在项目审批过程中实时跟踪项目进度、组织协调会议、解决梗阻问题。

当然,对于进入电商直播行业,罗永浩还有另外一层价值层面的衡量。 

雷锋网注意到,从 2017 年到 2018 年,配合手机新品的发布,罗永浩与京东合作,先后进行了三场直播,主题分别是 “一匹黑马的诞生”、”两匹黑马的诞生” 和 “三匹没那么黑的黑马的诞生”,其目的就是吸引潜在用户注意力,给京东平台上自家的手机新品带货。

对于罗永浩决定带货直播,网上也有不少的声音。

按照罗永浩自己在 3 月 19 日的说法,一开始,罗永浩认为电商直播是零和游戏,不创造任何新的价值;但是看了招商证券的一份相关的调研报告之后,罗永浩做出了进军电商直播的决定。

可见,电商直播领域的关键角色是 MCN,而 MCN 中的关键角色其实是网红——罗永浩本人,正是一名网红。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查询到,罗永浩提到的这份报告,是由招商证券在 2020 年 1 月份发布的《电商直播三国杀,从 “猫拼狗” 到 “猫快抖”》,这是其新零售研究的一个部分。

也有人表示看好,认为用直播卖货,是一个不错的变现方式。

让我来拯救电影院(设计台词)

早在 2005 年,罗永浩就被当年的网络媒体评为 ” 2005 年十大网络红人”,与芙蓉姐姐、后舍男生、ayawawa 等并列。当然,网红本来就是一个昙花一现的符号,在时间的洗礼中,多少网红如同大浪淘沙般不知所综,只有罗永浩依然活跃。

一个红了 15 年的网红,彻底梦碎

不过,MCN 机构中,具有供应链能力及孵化网红的头部机构体量均较小,商业模型及盈利能力还有待验证——换句话说,这个领域其实并没有真正的主导者,后来者还有机会。

某网友:龙哥,说实话我有点想你了。 罗永浩:没事,过些天我就定期直播了,你很快就会看烦的。

你可能很难相信,罗永浩已经红了 15 年。 

诺兰在文章中提醒大家,现在每个人都面临难关,包括电影产业的工作人员,他恳求政府、片方和观众们伸出援助之手。“国会正在考虑为各个受到影响的产业提供援助,我希望人民可以正视电影院:这是社交生活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为许多人提供了就业机会,娱乐大家。”

然后很快 “罗永浩宣布开播” 的消息成为微博热搜,这时候京东也坐不住了,表示希望罗永浩考虑来京东直播,并表示将会帮忙联系。

比如说 2 月 21 日,罗永浩发起了一个仅面向粉丝可见的投票:“你们买东西时会看电商直播吗?或者你们会看电商直播买东西吗?” 有趣的是,在 3.7 万粉丝的回应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表示不会,但是也有粉丝表示:如果直播的人是罗永浩本人,那就另当别论。

当然,在持续走红的这些年,无论是网络博客、英语培训,还是手机创业和后续的电子烟与 Sharklet,罗永浩其实都在利用网红的影响力在做网红之外的事情——得意之时,罗永浩还说过要 “收购苹果” 和 “改变世界” 这样的狂人之语。

某种层面上来讲,能持续地当一个网红,也算是一种本事。

这样来看,罗永浩也算是 “电商直播” 的早期玩家了。

雷锋网注:截图自招商证券

当然,由于种种因素,罗永浩创业失败,又欠了不少钱,慢慢走向卖艺还债的道路。其间,罗永浩参与过子弹短信、小野电子烟、Sharklet 等,却因为种种原因都没能成,但其间罗永浩也曾经在直播的发布会上露面,依旧吸睛。

但罗永浩显然不会与京东合作。当前,他依然是锤子科技的 CEO,微博粉丝有 1600 多万人,他有足够的影响力和资源,能够独立支撑一家本人为孵化网红的 MCN 机构。而以往的创业经历表明,他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团队管理者。

如果说罗永浩一开始的走红带有某种被动色彩的话,那么后来的老罗英语创业,以及期间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 系列演讲,已经开始呈现出他的直播才能。后来在 Smartisan 手机创业期间,每一次的手机发布会,罗永浩都是在直播。

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罗永浩为什么会选择电商直播?

就这样,一个将近 50 岁的中年网红,拿出了他压箱底的技艺。

但这一路走来,虽然依旧受到关注,但罗永浩的网红之路走得并不顺利,而且也并没有获得众人眼中的 “成功”,期间更是有不少粉丝粉转路、路转黑,也遇见了不少质疑和骂声。

3 月 4 日,罗永浩也表明了自己将会直播的消息,通过下面这个对话:

值得一提的是,在曾经的 “相声” 演讲中,罗永浩也曾经把一些冷门书,比如《消费者行为学》《美国种族主义简史》等,带货带到全网卖断货,还要中信出版社再版加印……

3 月 6 日,针对有人评论 “李佳琦花 1.3 亿购买上海豪宅” 的观点,罗永浩表示:

走向直播,罗永浩的抉择与衡量

雷锋网注:罗永浩推荐的《美国种族简史》

雷锋网注:截图自罗永浩微博

他接着说,“在特殊时期,我们齐心协力最让人倍感安慰,共同观影的体验已经传承了很多代。除了帮助影院员工得到政府救助,影院也需要与片方一起进行富有战略性、前瞻性的合作。”

由此,电商直播实际上已经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而到了 2020 年,这一趋势会继续延伸,市场空间继续放大——在疫情对线下消费的影响之下,电商直播显然又多了很多机会。

文章最后,诺兰相信一旦疫情过去,大家会积极回归影院的,“疫情停止后,对于人类聚集的需求,对于大家一起生活、爱、欢笑、哭泣的需求,会比以往更强大”。

另外,来自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约有 25% 的直播电商用户每天会观看直播带货,约 46% 的用户则每周都会观看电商直播,超过 60% 的用户表示直播带货能够非常大或者比较大地引起消费欲望。预计今年中国在线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 5.24 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 9000 亿元。

可见,罗永浩选择电商直播,其实是踩着风口而来的。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当大家想到电影,他们会想到明星、片方、光鲜亮丽的一面。然而电影行业事关每个人:在当地电影院中售票窗口卖票的人,维护机器的人,检票的人,订票的人,卖广告和清理洗手间的人。很多这些工作人员都是赚时薪而不是月薪,维护着我们这个社会中最经济实惠、也最民主公平的聚焦场所。”

可见,在价值层面,罗永浩也对电商直播充满了认同感。

到了 2020 年,罗永浩活跃于微博,但他的高频词汇已经开始面向电商直播靠拢了。

当然,即使是当下所定义的直播形式,罗永浩也不陌生。 

对于直播,罗永浩从来都不是一个陌生人。